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网 > 育儿

办公室超标搬进搬出你怎么看

发布时间:2019-09-14 02:48:12

办公室超标“搬进搬出” 你怎么看?

局长搬出又搬进,清房岂容躲猫猫

高永维

为应付检查搬到小办公室,“风声过后”又搬回超标办公室。湖北十堰市人社局局长孙照军在“清房改革”中玩起了“搬进搬出”游戏。25日,从湖北十堰市了解到,近日,孙照军因违规使用办公用房被免职。(2015年2月25日新华)

因为搬回超标办公室,丢了头上乌纱帽,如果这世上有后悔药存在,孙照军一定想多吃几瓶。为了“大房子”丢了官帽子,孙照军后悔归后悔,但其被免职却一点都不冤。

领导干部清退超标办公用房,是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具体举措,是一项长期有效的规定,必须严格遵照执行,不存在讨价还价余地。为应付检查搬到小办公室,检查结束就认为“风声过了”照用超标办公室,表面看是孙照军的侥幸心理作祟,深挖一层却是其将中央规定搁置一旁。即便检查时孙照军清退了超标办公用房,恐怕也是身退而心不退。

搬出又搬进的闹剧上演,关键还是孙照军认识不到位,享乐主义的病根还未除,没有将“清房改革”过一遍心,错误地以为是“一阵风”,于是便瞒天过海应付检查,和中央规定玩躲猫猫游戏。这样令不行禁不止的干部,破坏的是中央规定的权威,损害的是干部队伍的形象,影响的是党群和干群关系,只有对其严查严办才能正党纪赢民心。

其实“孙照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清退超标办公用房的规定出台后,不少领导干部都上演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戏码,在办公室里添张桌子、加把椅子,将大间隔成两个小间照样一个人用,这样弄虚作假的“创举”屡见不鲜,从而让好规定在落实中打了折扣。

孙照军玩“搬家游戏”的小事件,凸显出巡视工作“杀回马枪”的必要性,纪委等部门必须常“转身”看看,让部分心存侥幸的官员彻底死心,并逐渐将监督约束转化为官员自我约束。当官员发自内心的接受“清房改革”,再辅之严格的监管,躲猫猫的游戏也就玩不下去了。

“搬进搬出”的游戏是在糊弄谁?

李雪飞

为应付检查搬到小办公室,“风声过后”又搬回超标办公室。湖北十堰市人社局局长孙照军在“清房改革”中玩起了“搬进搬出”游戏。25日,从湖北十堰市了解到,近日,孙照军因违规使用办公用房被免职。(2月26日,新华)

在之前清退超标办公用房的活动中,不乏出现一些地方加张桌子的假“合并”、打隔断造出会议接待室、或是干脆大搞变通玩起了数字游戏,一方面是出现了“落锁闲置”的“二次浪费”,另一方面让清退超标办公用房的活动失去了原本的意义。然而这次事件的主人公孙某则是在“清房改革”中玩起了“搬进搬出”游戏,如此堂而皇之地违反中央的有关规定,“风声过后”又搬回超标办公室,确实该免职。

不只是“清房改革”遭遇了“春风吹又生”的乱象,其他作风的整改也面临着“割韭式”的困局,其主要原因是思想上存在着“闯关”心态,等“风平浪静”之后再次“大行其道”。单拿办公用房超标为例,不论是之前的“应付式”清退还是这一次“搬进搬出”的戏码,都体现除了有的干部仍存特权思想,追求奢华享受,互相攀比,甚至存在有的干部认为“法不责众”,对办公用房超标现象习以为常。因此“换汤不换药”般的暂时“屈居”小办公室的领导等风声过后自然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再次搬回自己熟悉而又舒服的豪华办公事中去了。

“搬进搬出”的游戏不止糊弄了上级,更糊弄了信任政府的百姓,如此看来,预防超标办公用房“卷土重来”还需“加几把火”。一来要缘法而行,加一把“法治”的“火”。真正将干部办公用房面积及室内配饰以法规条例的形式规范出来,既可以防止新建的办公用房“生米煮成熟饭”,又能够长期约束清退后的办公用房;二来要监督跟进,加一把“问责”的“火”。加大违规占用办公用房的违法成本,开启全天候“探照灯”,及时揪出这些心存侥幸的蛀虫,用严厉的处分惩罚来警醒那些还妄想瞒天过海、蠢蠢欲动的工作人员。如此才能让“搬进搬出”的游戏画上句点,让“清房改革”的成果持续存在下去。

清超标房何以应付玩“游戏”

为应付检查搬到小办公室,“风声过后”又搬回超标办公室。湖北十堰市人社局局长孙照军在“清房改革”中玩起了“搬进搬出”游戏。25日,从湖北十堰市了解到,近日,孙照军因违规使用办公用房被免职。(人民2015年2月26日)

中央先后出台"停建楼堂馆所和清理办公用房通知"和《党政机关厉行节约反对浪费条例》后,各地都开展了清理超标办公用房整治活动,可谓初见成效,可超标配置办公用房的问题依然存在。

在本案中,作为一个湖北市级局长把“清房改革”当“躲猫猫”的游戏,恐怕不是偶然现象。按照2014年国家出台的《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市级机关正职42平方米,正局级24平方米,县级正科级18平方米,科级以下9平方米,而乡级机关的标准更低。一些乡镇领导办公室面积超标,并配备会客室、小会议室,乃至卧室、淋浴房,楼内还有健身房、娱乐室,有的甚至达百余平方米。孙照军作为一名市级正局级领导干部,办公室却是面积高达63平方米的套房,办公用房不能超过24平方米,可谓豪华气派。在“清房改革”中为达到上面的要求,暂时封存了多余的房间,竟然是为躲避“风声”的应付,并未进行实质性整改,以至于在清理超标办公房的“风声”后再擅自启封,经群众举报才被追究。

本案也并非偶然,而事实上,有不少地方出现了"级别越低、领导办公室越阔"的怪象。一些地方官员在清理超标办公房工作中,并未将中央的精神领悟透彻,未把工作落到实处,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通过增设科室牌、增加座位牌、加修隔断亦或像本案中锁门了事,如此制造假象只为检查蒙混过关,检查过后却是“涛声依旧”、超标依然。

造成这样的问题,一旦发现严惩是有必要的。但是,还得找问题的根源。许多机关办公楼大多是原来建的,设计不尽科学合理,建好后结构、大小已确定,即使单间超标,也难以分割、调剂,若超标几到十几平方米,无法"切"出来收回;其次是媵退出来的多余办公房难以发挥作用,如领导办公套房,集办公、会议、休息室于一体,超标较多,若作为多个科室办公又不利于工作,若将腾退一锁了事又嫌浪费。

所以,笔者认为,要管住干部的办公用房不超标,就得从源头抓起,各机关建设办公用房在设计、修建的时候就要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执行,做到不超标、不奢华,各职能部门、各级官员做到从严审核、严格把关,杜绝超标豪建的问题发生。对审查把关不严、顶风违纪的问题官员要从严查处,并实行倒查、终身追究。惟有如此,才能形成强力震慑,有效遏制官场奢侈攀比浪费之风。(文/英子)

局长“搬进搬出”超标办公用房太奇葩

为应付检查搬到小办公室,“风声过后”又搬回超标办公室。湖北十堰市人社局局长孙照军在“清房改革”中玩起了“搬进搬出”游戏。25日,从湖北十堰市了解到,近日,孙照军因违规使用办公用房被免职。(人民2015年2月26日)

对向机关单位干部清理腾退办公用房的事,社会公众并不陌生。在去年,继整治公务接待、公费旅游等突出问题后,各级也突击整治了超标配置办公用房问题。从各地官方通报的情况来看到,可谓初见成效,“整风”过后呢,媒体却少有这样的报道。

按照2014年国家出台的《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市级机关正职42平方米,正局级24平方米,县级正科级18平方米,科级以下9平方米,而乡级机关的标准更低。而事实上,有不少地方出现了"级别越低、领导办公室越阔"的怪象。一些乡镇领导办公室面积超标,并配备会客室、小会议室,乃至卧室、淋浴房,楼内还有健身房、娱乐室,有的甚至达百余平方米。整治机关单位干部超标配置办公房的问题已显得很有必要。

在本案中,孙照军作为一名市级正局级领导干部,办公室却是面积高达63平方米的套房,办公用房不能超过24平方米,可谓豪华气派。在“清房改革”中为达到上面的要求,暂时封存了多余的房间,竟然是为躲避“风声”的应付,并未进行实质性整改,以至于在清理超标办公房的“风声”后再擅自启封,悄悄搬进继续享受豪华配置。如此”搬进搬出”的奇葩的腾退手法,真让人笑掉大牙。若非群众举报,恐怕现在仍然怡然自得。而这恐怕并非湖北特例。有不少地方的办公用房都超标,却少见有腾退的办公用房发挥了多大作用的报道。事实上,要么是腾退出来闲置浪费,要么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通过增设科室牌、增加座位牌、加修隔断亦或像本案中锁门了事,如此制造假象只为检查蒙混过关,检查过后却是“涛声依旧”、超标依然。

当然,造成这些问题,还有一些客观的原因,如许多机关办公楼大多是原来建的,设计不尽科学合理,治理超标却难以分割、调剂;其次是媵退出来的多余办公房难以发挥作用,若将腾退一锁了事又嫌浪费。因此,笔者认为,要管住干部的办公用房不超标,就得从源头抓起,从设计、审批到开工建设与验收使用,都得按国家规定严格审批。对审查把关不严、顶风违纪的问题官员要从严查处,并实行倒查、终身追究。惟有如此,才能狠刹官员的奢糜攀比不良风气。(文/刘星)


有赞小程序多少钱
门店小程序如何开发
小程序有什么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