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网 > 星座

评论官员强奸幼女案抗诉暴露两大制度硬伤

发布时间:2019-09-22 05:36:00

评论:“官员强奸幼女案”抗诉暴露两大制度硬伤

从云南省检察院获悉,昭通市检察院以“量刑明显不当”为理由,就原大关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郭玉驰强奸4岁幼女获刑5年一案,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向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强奸幼女,仅仅判刑5年,也没有被判处民事赔偿,被害人冤不冤?如果站在被害人的立场,当然感觉有些冤,但这并不表…

从云南省检察院获悉,昭通市检察院以“量刑明显不当”为理由,就原大关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郭玉驰强奸4岁幼女获刑5年一案,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向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

强奸幼女,仅仅判刑5年,也没有被判处民事赔偿,被害人冤不冤?如果站在被害人的立场,当然感觉有些冤,但这并不表明检察机关因此而提出的抗诉,就那么合乎法律,就那么顺理成章,反而暴露在刑事诉讼中,我们的制度存在着两大硬伤。

首先来说量刑的问题。强奸罪量刑是在3年以上10年以下,强奸幼女一名在这一幅度内从重处罚,只有强奸多名幼女或者强奸幼女情节特别恶劣的,才处以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那么,强奸幼女的“从重”到底应该是多重呢?根据最高法院《人民法院量刑指导意见》的规定,奸淫幼女一人一次的,可以在3年至5年有期徒刑幅度内确定量刑起点。云南高院的《实施细则》则规定,奸淫幼女一人一次的,量刑起点为5年至6年有期徒刑。云南这位官员强奸的是4岁幼女,虽然他具有如实供述的从轻情节,但仅仅对他判处5年有期徒刑,也就是在量刑起点上量刑,确实有些偏轻。

但是,昭通市检察院提出抗诉,也值得商榷。根据最高检《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试行)》的规定,检察机关对于法院“量刑明显不当”的案件,可以提出抗诉。“量刑明显不当”通常是指量刑畸轻、畸重,例如在法定刑以下或者法定刑以上量刑,或者应当考虑从重、从轻情节而不考虑,导致量刑不当的。在这个案件中,如果说这位官员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就属于在“法定刑以下量刑”,或者判处3年到5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就是没有考虑“强奸幼女”的从重情节,也违背了《量刑指导意见》,是在量刑起点刑以下量刑,都属于“畸轻”。但是,目前,法院判决恰恰是5年,虽然偏轻,但还算在法院自由裁量权范围内。

小程序分销系统
微店铺怎么开
微商城在哪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