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网 > 星座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七一 圣武士的危机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8:24

革命吧女神 二百七一 圣武士的危机

圣武士们唱着正义得胜的歌曲退去,走的时候还放火烧了矿场、奴隶营和其他附属设施,圣光堡火光冲天。

火光映得王子脸色明暗不定,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掏空了。

“特鲁克,继续呆在这里太不安全了,普雷尔要是趁机打过来怎么办?”

王子的脑子一旦开动起来,还是相当灵活的:“我要回克斯特!对,我得回王都去!”

“绝对不行!”

特鲁克冷声道:“你跑了,你下面那些侍从、执事、佣兵还会留下来吗?这些人都跑掉了,谁来保证我手下的给养?我不是魔法师,搓不出面包和水!”

“你敢走,圣光堡会彻底完蛋,你在神陨高原的开拓权也就没了!迩香会怎么制裁我,你不用关心。但我保证,我流多少血,你必定会流双份!贝利诺-克斯特!”

特鲁克的恐吓很有份量,王子打了个哆嗦,不再提回去的事。

他小意的道:“但矿场没了,不做点什么的话,你也没办法向迩香交代吧?”

特鲁克想了想,用吃苍蝇的表情说:“刚才圣武士干的事情都拍下来了吧?再补充一些细节,做成幻景,在整个神陨高原,不,整个费恩传播!让大家看清楚圣武士的丑恶嘴脸,他们连妇孺都杀!”

王子愕然:“靠揭露圣武士的罪恶来向迩香搪塞?你居然堕落到这种地步了?”

“至少争取点时间吧,最多十来天,我手下的一个大队就能到圣光堡。”

特鲁克目露凶光:“这些力量还不足以消灭普雷尔,可消灭夏安迪亚,还是绰绰有余。”

王子打了个哆嗦:“那个夏安是传奇啊,你不是刚说不要招惹他吗?”

“我说的只是暂时

!”

特鲁克冷笑:“只要做足准备,区区一个传奇,我们还是能应付的。别忘了,我们开采出来的神尸碎片,在费德里克那里变成了什么。”

“这……”王子转了转眼珠,点头道:“这倒是,我的侍从人人都有。”

他依旧有些惶恐:“真的要跟夏安迪亚开战吗?”

“夏安迪亚,普雷尔,我们,神陨高原上就这三股势力”,特鲁克耐心的解释:“之前你挑拨夏安迪亚去找普雷尔的麻烦,现在这帮圣武士,肯定也是普雷尔蛊惑来的,夏安迪亚就成了一个不稳定的变数。”

“我们能争取到夏安迪亚跟我们站在一起吗?显然不能,普雷尔能笼络到夏安迪亚吗?很有可能!”

特鲁克直视王子:“我们现在没有一口气消灭普雷尔的力量,那么你说我们该做什么?”

王子认同的点头:“那当然是抢在夏安迪亚投向普雷尔之前,消灭掉他们!”

城堡裙楼上,两个半身人低声嘀咕。

“弗洛多他们跟圣武士的关系跟以前不一样了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我们跟圣武士的关系也不一样了啊!”

皮克说:“戈米斯,不是说好了就在维克那个老家伙身边待几天,找机会偷了他身上那柄刺剑就走吗?结果到现在你一点也没走的意思,弗洛多肯定以为咱们投靠了王子。”

“投靠王子也没什么不好啊,你看王子现在这么倒霉,正是用人的时候呢”,戈米斯眼里闪着莫名的光芒:“维克爵士说,等下一批佣兵到了,里面的半身人就归我们管,我们也能当队长了!”

他咂了咂嘴:“里面有女的半身人呢,我真是迫不及待的想摸姑娘们那毛茸茸的脚背了。”

皮克有些生气:“难道就不管弗洛多他们了吗?”

戈米斯挠挠耳朵:“好吧,找着机会,我跟维克爵士说说,让你出去侦察情况,趁机联系上他们。”

皮克鄙夷:“那你呢?你就是惦记着老维克许诺的骑士头衔吧?”

“刚才你也看到了,圣武士那边是好去处吗?夏安或许是个好人,可他手下全是些疯子!”

戈米斯苦口婆心的道:“刚才他们连平民都杀啊,那个法琳娜,多漂亮啊,昨天见着我们还对我们笑,她做了什么?就因为是娼-妓,所以该死吗?”

半身人深沉的摇头:“圣武士要给我来一发侦测邪恶,我身上肯定会冒红光的,我可不想回夏安迪亚送死。”

皮克也叹气:“弗洛多肯定还惦记着格罗妮娅和梅恩,咱们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啊。”

“半身人!”

一个人朝他们呼喝,是老维克的副手圣骑士达凯:“拿着摄像机去下面拍那些人的尸体,还有活的就让他们说话,让他们说出是谁干的。”

皮克跟戈米斯对视一眼,乖乖领命照办。

………………

夏安迪亚,盆地深处的矿洞之中,夏安挥着锄镐,叮叮当当的挖矿,不时停下来擦汗。

他已经在矿洞里挖了整整一天,而且没有用上神力,即便如此,一锄头下去就挖下一块矿石,而且大小差不多。在他身后的几个背篓里,已经装满了矿石,矿洞之外的矿车里,也堆满了好几车矿石。

“导师!”

妮可进到矿洞,满脸不忍的道:“您这是特殊情况,应该可以用上神力的啊。”

“挖矿是磨砺皮肉,净化心灵的修行。圣武士挖矿不能动用神力,是我立下的规矩,当然得由我做起啊”,夏安说着,将矿石铲到背篓里。几个背篓连背带拖,弄到矿车旁,将矿石哗啦啦倾倒进去。

他随口问道:“班纳他们回来了?”

“是的,姐姐跟他吵了起来”,妮可低下了头:“听跟着班纳去的人说,他们烧了圣光堡,杀了很多平民……”

夏安嗯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妮可,你带商队去贝塔城见普雷尔公爵。”

“啊?”

斜马尾紫发少女既讶异又气愤:“见他干什么?他是杀害杰尼的凶手!”

“干什么?拿矿石还债啊”,夏安拍拍矿车:“顺带跟他谈生意,妮可……”

他摆手止住少女接下来的话:“班纳的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

妮可眼中泪光盈盈:“我……好的,我一定会做好,不让导师失望!”

回到盆地中心那座大木屋里,远远就听到两群人的争吵声。

“总之,导师刚刚在贝塔城给我们夏安迪亚圣武士建立起来的声誉,全被你毁了!”

娜玛的声音无比沉痛:“班纳,你真的知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班纳的嗓音沉稳坚定,如磐石般不可动摇:“我们现场做了宣判,也用了侦测邪恶,我没有违背正义的法则,我问心无愧!只要是邪恶,就必须铲除!”

“那你们为什么不死在那里!?”

娜玛声调变得高亢:“真正的邪恶不是王子,不是神廷的圣骑士吗?你们为什么不攻进城堡杀了他们?只知道杀手无寸铁的平民!?”

“娜玛,这时候你反倒关心起平民了?”

班纳冷笑:“圣武士又不是疯子,邪恶过于强大的时候,我们必须善于保存自己的力量,寻找机会,为之后的正义裁定做好准备。神典上的信条,你都忘了吗?”

“够了……”

夏安的声音响起,圣武士们都闭嘴了。

传奇圣武士步入木屋,最初身影有些佝偻,接着又变得挺拔。

“事情我都知道了,班纳……”

他有些疲累的道:“你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班纳一滞,再不甘的道:“我不知道,导师……”

“既然你明白邪恶过于强大的时候,圣武士必须保存自己的力量,为什么还要攻击圣光堡,让夏安迪亚成为敌人报复的对象!?”

夏安冷声道:“娜玛说得没错,如果你们能攻破城堡,对王子和神廷的圣骑士施以正义的裁定,你们就没错。但你们不仅没有消灭敌人,还给夏安迪亚带来了危机。如果正义都是这样践行的,圣武士还能传承到现在吗?”

“还有,夏安迪亚是个集体,你们不是流浪圣武士!针对圣光堡的行动,影响到夏安迪亚所有人,你们居然都不跟大家商量就擅自行动!”

班纳低下了头,咬着牙道:“我明白了,导师,我确实错了。”

他深吸口气,又挺胸昂首:“一切后果,我自己负责!”

在他身后的数十圣武士也同声道:“还有我们!”

“自己负责!?”

娜玛气愤的道:“就算把你们所有人的脑袋送给王子,他会放过夏安迪亚!?你们负得起跟圣光堡,跟克斯特王国,甚至跟忠诚神廷开战的!?”

班纳凛然道:“我们来到夏安迪亚,虽然是远离费恩的漩涡,但如果连神陨高原上的邪恶都置之不理,那我们还叫圣武士吗?”

娜玛呵呵发笑:“杀戮平民也配叫圣武士!?杰尼已经为此付出了生命,而你们……”

“娜玛!班纳!”

夏安止住即将爆发的又一轮争辩,语气中蕴含的明显怒气还是圣武士们第一次感受到,都下意识的闭嘴低头。

沉默了一会,夏安低沉的道:“我知道,你们总是坚信自己已经握有正义。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决心,这值得坚守。但以此衡量一切的目光,却是傲慢。我都不认为我所理解的正义,可以衡量世界的一切,你们凭什么认为自己已经与正义合二为一?”

“但是……”

“我觉得……”

班纳和娜玛同声想说什么,被夏安厉声打断:“如果你们真的那么笃信自己的道路是正确的,那就手握提尔之秤,发下誓愿!”

他扫视在场所有圣武士:“每个人,都面对提尔之秤,验证自己所理解的,所坚持的正义,一定是最终的正义,一定不容动摇半分!”

圣武士们的呼吸变得凝重,暗暗对视,即便班纳和娜玛,也再没出声。

不是每个圣武士,都像格罗妮娅公主那样身负血海深仇,有清晰的正义之路。认定自己的正义今后不会更改半分,没谁有那样的自信。

最关键的是,提尔之秤就如最终审判,没到必要的时候,没谁愿意和敢于面对这样的审判。

夏安问:“没有人吗?”

依旧没有人……

木厅里沉寂了许久,夏安缓和了语气:“从今天起,班纳,还有所有去圣光堡的人,去矿洞修行三个月!不许出夏安迪亚半步!”

班纳等人脸颊扭曲,终究没有出声抗辩。

娜玛担心的道:“圣光堡那边……”

“我会解决!”

夏安揽下了,再对娜玛说:“别忘了,我们还有另外一场战争。娜玛,就交给你了,你经历了那场公审会,你也有了足够的感悟,应该知道怎么做。”

娜玛肃穆的点头:“我明白的,导师。”

班纳看向娜玛,娜玛回视,两人眼中燃起火焰,互不退缩。

宝宝脾虚怎么办
剖宫产术后坐月子注意事项
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
小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