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网 > 星座

绝世邪君 第五百三十一章 吞天蟒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1:16

绝世邪君 第五百三十一章 吞天蟒

另一方.秦石正全力赶往琼浆火山中央.

临近琼浆火山中央三千米的地段时.他突然的停下身來.黑眸冲着远处的山林中撇了撇.皱起眉來.

一路上.周琴从秦石的口中知道.秦石在精神修为上的造诣非凡.为此看见秦石异动的模样.连忙担忧道:“石头.怎么了.是不是有宇的下落了.”

秦石摇了摇头:“沒有.琼浆火山内的灵力异常暴躁.而且带有几分属性之力.所以我的精神力在这里根本就是毫无用武之地.”

“那你怎么了.”周琴不解道.

沉默一会.秦石沒有回应周琴.而是将黑袍裹紧.朝着他眸眼所望之处疾驰遁去.

焚书闪烁几下.书中玉了解秦石.若不是有什么发现.秦石定不会突然转变方向.问句:“石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能感觉到.在前面有一股不凡的力量.”秦石从心底回应书中玉.

“不凡的力量.”书中玉蹙了蹙眉.道:“你的精神力扩展不开.你怎么感觉到得.”

“是邪魔图腾.”秦石正色道.

“邪魔图腾.”书中玉凤眼一惊.道:“邪魔图腾有反应了.”

“嗯.我能感觉到.前面有股力量.正在吸引邪魔图腾.”秦石凝重的点了点头.事关邪魔他不敢大意.

同样知道邪魔的事.书中玉也沒有多问.

改变路线.秦石绕过琼浆火山.突然发现一处诡异的山林.这山林里生长了数百棵的参天古松.不过这些古松的模样十分奇异.树干成血红色不说.松叶竟是由炽热的烈火组成.

抵达火松林.焚书突然剧烈的颤抖几下.书中玉娇容失色的道:“这……这难道是烈火古松.”

“烈火古松.”

秦石不解的皱了皱眉.

能看出來.书中玉非常激动.平息了许久才回应秦石:“烈火古松.我也只是在书籍上见过.是一种非常诡异的树种.据说这烈火古松能够在千度以上的烈火中生存.并且能够靠着吸收高温來增添养料.”

“原來是这样.”秦石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难怪能够在这寸土不生的琼健火山中生长.”

“嗯.不过.这并不是重点.”书中玉贝齿轻咬樱唇.道:“重点是.烈火古松的生存地.必定会有爆炎珠的存在.”

“爆炎珠.”

“嗯.爆炎珠.乃是天地间极为罕见的珍宝.每一颗爆炎珠都是受万年烈火的洗礼才能够促成.对火属性的灵力有着极为强大的抵抗.”书中玉兴奋的解释道:“据说.身怀爆炎珠.就算是出入熔岩.都能够全身而退.”

“这么神奇.”秦石咂了咂舌.激动道:“如此的话.我要前往琼浆火山.这爆炎珠不正好能派上用场.”

“嗯.你的运气真可谓逆天.连这种奇遇都能够被你碰上.”书中玉再次忍不住的赞叹.

咧了咧嘴.秦石对自己的运气也是佩服无疑.当然他知道现在不是他自恋的时候.必须要快点找到爆炎珠.然后去相助麟宇才行.

为此.他和怀中的周琴解释道:“丫头.你在外面等我一下.我要寻找件东西.马上就回來.”

“可是…….”周琴满目担忧.

秦石知道周琴在担忧什么.打断道:“安心吧.小宇子不会有事.别忘了他可是我秦石的兄弟.命大着呢.”

听到这话.周琴娇躯莫名的放松几分.满是无奈的笑了笑:“呵呵.这话宇也说过.我现在算是明白.你们三人为什么会成为好兄弟了.一个比一个自恋.”

尴尬的笑了笑.秦石知道周琴所指的三人.是他和麟宇以及苏铭.他们三个确实有够自恋了.

“你去吧.小心一些.我在外面等你.”周琴不在多说.独自找了个安全的位置坐下.

犹豫一会.秦石还是感觉不妥.特意让书中玉在周琴四周补下结界.方才放下心來的朝烈火古松跃进.

烈火古松.本身的松叶就是炽热烈火而成.越是深入温度越是恐怖.就连秦石都不得不撑起屏障.躲在屏障里面.他莫名的想起沁雪心來.这种时候若是沁雪心在.肯定能够轻松不少.

在松林中寻觅一圈.秦石却迟迟沒有察觉.正百般无奈之时.书中玉突然扬手.娇道:“石头.快看那面.”

“嗯.”

秦石顺势望去.只见在书中玉所指之处.有一颗异常粗犷的烈火古松.像是鹤立鸡群一样楚离在其余古松的中央.

这棵古松的树干足足有三人环抱粗细.上面密密麻麻数千百圈的年轮透露着它的沧桑.

在这棵古松上.有一团淡淡的光晕.光晕外被烈火的枝叶牢牢笼罩.秦石依稀的能够从中看见.里面有一颗拳头大小的珠子.成鲜红色.

“是爆炎珠.”

盯着拳头大小的珠子.秦石神色一喜.连续两步踏空.就朝着中央粗犷的古松跃进.

嗡.

而就在这时.秦石的识海突然一颤

.一抹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从背后袭來.吓得他顾不上爆炎珠的事.一个侧翻从原來的轨道上偏移出去.

轰隆.

他刚闪开.之前他所在之处.就凭空的传來爆炸.强烈的余威就连周围的烈火古松都被震断.

黑眸一寒.秦石倒抽了口气:“好恐怖的力量…….”

要知道.这烈火古松常年处于烈火的淬炼下.本质异常的坚硬.就算是现在秦石的全力一击.都沒有把握能够伤到将其震断.而刚刚外溢的余波竟然就有这种力量.

想到这.他正色几分:“不知是哪位兄弟藏在暗处.这种趁人之危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吧.”

“吼...”

话音未落.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卷动而起.从地下就滚滚的咆哮出來.吓得秦石莫名一惊.

他皱眉一皱.连忙的跃上空中.旋即俯瞰下方的松林时.整个人被松林内的景象惊呆了.

只见.在松林中.一尊足足有千丈之余的大蛇.顺着大地干裂的沟壑中探出.一双几个人大的蛇眼满含愤怒.死死的盯着秦石.

“这是什么怪物.”

秦石咂了咂舌.他还从未见过这么大的荒兽.

“是远古遗留.我能感觉到.在它的体内有几分吞天蟒的血脉.”书中玉惊悚的道.

“吞天蟒.”

秦石眉梢凝重.这个名号他知道.当初刚认识小米彩时书中玉就说过.远古遗留的蛇类只有两种.一种是小米彩的真身.七彩祥云蛇.有祥瑞之照.而另一种.就是吞天蟒.象征着邪恶.

“嗯.不过这家伙的体内.只有吞天蟒百分之一的血脉.否则的话也不至于才四天之境.”

“才……才.四天之境.”秦石咂了咂舌.一股骂街的欲望由心底爆开:“玉姐.你是逗我呢吗.四天之境还才.那已经是齐天境了好不好.”

“确实啊.看这家伙的块头.想必已有近万年的寿元.若是拥有正统吞天蟒的血脉.别说是四天之境.恐怕早已天境圆满了.”书中玉认真的解释句.

“拜托.这不是重点吧.”秦石满目无奈.呲牙道:“重点是.四天之境我也斗不过它啊.”

“好像是这样啊.”书中玉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连忙道:“你个白痴.知道不是对手.在这愣着干嘛.还不赶快跑啊.”

“啊.你说什么.”

秦石愣了愣.书中玉说话的跳跃力实在太过夸张.他根本沒有反应过來前后是怎么回事.

“吼...”

当然.马上就有人替他反应了.蛰伏在下方的大蛇卷缩已久.终是冲着秦石发起咆哮.舌信刚吐出血口.秦石周围的空间戛然扭曲.像是被抽空一般.数道爆鸣砰然而起.

轰隆..

黑眸一凝.秦石手忙脚乱的退后数步.紧跟着他才回过味的骂道:“书中玉.你等着.一会我再跟你算账.”

骂也骂过了.秦石可不想死在这.这大蛇的实力根本不是他能对付了得.为此刚闪开周围的空间爆裂.冲着松林外就疾驰遁去.

嗡.

不料.秦石尚未离开.他手腕上突然传來刺痛.许久沒有过反应的邪魔图腾猛然闪烁黑芒.

黑芒形成.一缕一缕煞气像是锁铐一样.将他的手脚全部封锁.让处于疾驰的他硬生生的僵在原地.一动都不能动.

这突如其來的状况令秦石心沉谷底.冲着邪魔图腾怒骂道:“该死.快住手啊.这时候你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正当秦石惊慌失措.以为就要命丧于此时.书中玉突然喜道:“石头.你快回头看.”

“看什么.”

秦石皱了皱眉的回首探去.紧跟着不由的一愣.只见之前涌出的煞气.竟将大蛇团团的围住.一点一点的从鳞甲深入.大有要将其吞噬的意思.

“吼...”

大蛇被煞气困住.猛的陷入惶恐.一声痛苦的嚎叫震耳欲聋.千丈有余的蛇身重摔在地.不停的打起滚來.

“邪魔要吞噬它.”秦石皱了皱眉.旋即恍然大悟:“我懂了.怪不得之前邪魔突然有了反应.应该就是被这大蛇所吸引.”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怎样啊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住院费多少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看病怎样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的治疗费高吗
北京五洲妇儿医院怎样坐车最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