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广东信息网 > 时尚

农产品电商正在改变什么

发布时间:2019-10-09 23:26:40

  农产品电商正在改变什么……

  “双十一”571亿元的交易额,阿里巴巴将涉农电商作为未来蓝海的指向,以及快速成长的淘宝村、淘宝镇……都在见证着农产品电商的急速发展。

  涉农电商不仅仅是在农村空间范围和消费市场的扩展,更重要的是打破了信息不对称,为草根农民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自由空间,为农村社会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因子,涉农电商正成为改变农村未来的新兴力量。当电子商务的“基因”融入古老的乡村社会,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农产品销售格局或面临变革

  名“逆时针”的店家,是山西吕梁走出来的一位大学生。她叫张美丽,大学毕业后选择了开店,将自家的蜂蜜、吕梁的胡麻油、临县的粉皮等特产卖到了全国各地。

  原来,家里的蜂蜜常常卖不掉,或是好蜂蜜卖不上好价钱。现在,“逆时针”把自家的蜂蜜取名“张妈家蜂蜜”,把生产过程、生产环境都一一挂在上,纯天然的产品很受欢迎。张妈家的蜂蜜再也没愁卖过,一家人也没再出去打过工,生活得其乐融融。

  当下,像“逆时针”一样,在上为自己家的农产品开辟销售渠道的人们越来越多。他们集种植、加工、生产、销售于一体,形成了闭合的产业链。随着络从web1.0时代进入到web2.0甚至web3.0时代,上开店正在成为农村的一种生存状态,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思维。

  已经升级到“五个皇冠”的店家王志强,现在卖的已经不仅仅是自家的产品,他正在帮山西的农民“闯”自己的品牌。来自忻州市原平南高阜村的邸新生就把自己家的土鸡蛋放在了王志强的店,有买家下单了,邸新生直接从原平发货。这样既保证了鸡蛋的品质,又畅通了销售的渠道,买家卖家都开心。

  还有,临汾吉县的苹果很有名,大家都知道。但是,地处吉县上坪村的王吉祥却遇到了 “藏在深闺人不识”的难题,好苹果卖不上好价格。他就与王志强合作,严格按照生态绿色的标准管理果树,每年坚持熟透了才摘。现在,王志强在上坪村签约了30亩苹果园,买卖不愁。

  在“岳姜君”的店里,老板把有机小黄姜做到了年销售1500万元。他有自己的种植园,可以预约种植,还能委托加工。“岳姜君”在店里开启的预售模式,为卖家提供了先卖后供的生产模式,为买家提供品质较高且个性鲜明的商品。这种模式能提前收集到消费者的需求,先收订单,然后再按量生产,大大降低了库存压力,规避了生产风险。

  互联的巨大发展潜力是革命性的,在鼠标与鼠标的距离间,通过点击将世界联系在了一起。在几乎人人参与的电子商务平台上,农产品销售格局正在面临变革。

  农民思维理念正在悄然变化

  草根农民以电子商务创业找到了可以施展才能的用武之地,连上一根线,就可以在全球范围内买进卖出。市场的门槛、平台的大小、资金的流量、现实的距离、人脉的多少……正在一屏之遥的电子商务平台上变得更加多元、更加平等、更加开放,全省、全国乃至全球的市场都可以在这里对接。

  刚刚结束的 “双十一”,山西贡天下商贸有限公司,通过贡天下特产平台及合作渠道销售我省特产及省外农产品,销售额突破4000万元。刘雅锋是他们中的典型代表,她是山西平遥人,有自己的微店,艺术地经营着自制的手工皂。同时,她的生活所需,包括五谷杂粮又全部在上购买。

  电子商务让农民足不出户就可以与远端的生意伙伴交易,平等地讨价还价,形成订单,自由地享受一种全新的交易方式。很多农村的商,不用离开农村,不用远离亲人,经营着自己的店,享受着信息化带来的机会和变化。他们的市场观、资源观、经营观以及生活理念都在发生着急剧的变化。

  但是,山西目前的现状仍处在消费外流的阶段。2013年的淘宝农产品销售地图显示,山西销售的产品主要是枣类和小米,属于全国交易量最低的区域之一。

  阿里研究院发布的农村电商消费报告显示,淘宝农村购的占比2013年为8.6%,但呈现增长趋势。农村居民对购模式的接受度达到84.41%,人均购消费金额预测在500元至2000元之间。预计2016年将突破4600亿。

  正是看中了涉农电商作为与大数据业务和跨境电商服务并驾齐驱的未来三大发展方向之一,阿里巴巴于2014年10月启动了 “千县万村”计划,将在3年至5年的时间内投资100亿元,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这意味着阿里巴巴要将供应链深入下沉到农村市场,以线下服务实体的形势,将电子商务络覆盖到全国1/3的县和1/6的农村地区。

  在一屏之遥的地球村,涉农电商正成为改变农村未来的新兴力量。

  电商助推农村经济社会转型

  王志强带着他的淘宝店搬到了城里,孩子和爱人也到了城市生活。他的种植基地、加工作坊,以及在土地上耕作的叔叔婶婶都在临县围绕他的淘宝店安排生产、生活。大学生王吉祥也和王志强联合,带着自己的梦想,回到家乡为苹果“吆喝”。

  无论种苹果、养土鸡、酿蜂蜜还是包装、加工、运输,他们都是自己生活的主人。他们掌握了更多的信息,拥有了更多的话语权,他们对接的是一个超出想象空间的大市场。

  电子商务对农村商来说,已不再是一个外生的因素,更不是被迫强加的东西,相反已经成为他们根据自己的内在需求主动选择的劳动方式和生活依靠。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说:“电子商务给农民带来的不仅仅是交易半径和交易规模上的量变,更是对接市场时在订单权和定价权上的质变。”但是,在这样一个大平台上,农村市场天然的弱点,我们依然应该重视。比如,消费方面,农村市场商业基础薄弱,农民消费需求无法满足;在生产环节,农村生产资料的流通效率低下,市场信息滞后,各种成本还得农民来“埋单”;在销售环节,还存在增产不增收的现象,高附加值农产品的销售渠道也不通畅。

  农村人口中越来越多的电子商务参与者也因此改变了社会身份,从农民变身为商、工人、客服、服务商、经纪人。他们有自己的圈子,为商讨发展战略,解决发展中的难题,他们会不定时地飞来飞去,以互相拷问的方式为经营寻求方向;他们有自己的电商大会、高峰论坛,通过各个要素在城乡间的流动,激发蕴藏在农村中的潜能。他们中的成功者,也激励着身边的亲戚朋友,吸引更多的农民投身到农村电子商务中来。

  在谈到农产品电商对农村经济社会的影响时,汪向东认为,“互联和电子商务应用发展到了从城市向乡村自然拓展的阶段。电子商务助推农村经济社会转型的作用,不仅限于农村经济社会活动的表层,而且改变了农村的深层结构。‘络’这个要素的介入,克服了农民的信息弱势地位,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和现实的手段”。

  本报张晓敏

历史
电商
玄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